游戏合作 – 卖公司只为“养精蓄锐”?畅游困局不容乐观

卖公司只为“养精蓄锐”?畅游困局不容乐观

   就在两年前,游戏合作 畅游还是搜狐旗下的“现金奶牛”,不断为公司其他业务输血,可就在去年,畅游的净利润只有70万美元,差点就要到向人“乞食”的地步。游戏合作 那么,畅游究竟是如何沦落到今天这般境地的呢?

   本质上来说,游戏公司和电影公司是一样的,都是高投入,高回报,并且存在很大的偶然性。这种偶然性不但体现在作品的成功概率上,也贯穿着整个公司治理的逻辑——有时候连CEO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成功,以及为什么会失败。

   根据媒体的报道,根据搜狐近日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财报文件显示,其子公司畅游在2015年4月达成了一系列剥离业务资产的确定性协议。畅游向一家中国公司转让了深圳第七大道科技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,以及向一家英属维京群岛注册公司转让了Changyou My Sdn. Bhd和Changyou.com (UK) Company Limited全部股权,后二者分别是在马来西亚和英国从事在线游戏业务的公司。这两笔协议的交易金额共约2.05亿美元。目前交易仍处于未完成阶段,搜狐并未公布买家的具体身份。

   平台化战略破产

   这次出售的第七大道是一家页游游戏公司。2011年,搜狐畅游以6826万美元固定现金和最高不超过3276万美元的浮动额外现金收购第七大道68.258%股份。随后又以7800万美金收购了28.074%股份,成为最大的股东。第七大道的几款游戏,《弹弹堂》全球的用户注册数约5亿人,活跃用户660万,最高同时在线66万;《神曲》全球月流水将突破2亿人民币,在海外已经推出了十多个语言版本,曾先后成为国内收入最高的网页游戏。

   凭借一款《天龙八部》登陆资本市场的畅游,随后推出的游戏都先后失败。尤其是打算复制《天龙八部》的《鹿鼎记》,CEO王韬亲自带队,集全公司之力打造而惨遭折戟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畅游确定了从游戏公司向游戏平台的战略转变。

曾今红极一时的《天龙八部》见证了畅游在游戏业的兴衰

   在2013年第三季度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上,王滔表示畅游在该季度完成了畅游未来5 年的规划,并制定了长远的战略目标:“一个相对比较重要的决定是,我们不再满足于作为一家游戏产品公司,所以我们会投入一些资源去推广一些移动应用…….我们也在通过一些工具,寻找一些新的市场机会,以便明年进行大规模推广”。在此之前,畅游董事会还批准了一项规模高达1 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,也可以从侧面反应畅游对平台化的美好预期。

   2013年下半年开始,畅游推出了面向海外的平台化产品Mobogenie,这是一款类似百度手机助手的第三方应用商店。根据畅游2014年5月在印度市场发布的PR 稿件,Mobogenie全球用户达2.7亿,而在6个月之后官网显示全球用户数达到了4.4亿。

Mobogeni的短暂成功让畅游迟到了甜头

   同样在2013年下半年,畅游旗下17173游戏网先后推出游戏浏览器,网游宝贝、最强攻略系列、游戏头条等应用,游戏直播、秀场直播等直播平台。其中17173游戏浏览器面向网页游戏玩家提供游戏加速、小号多开、辅助工具、礼包等服务,游戏应用面向手游玩家提供礼包、攻略、专区等媒体产品服务。

   2013年11月20日,畅游以5000万美元收购昆仑万维旗下的RaidCall语音62.5%股权,RaidCall 是类似YY的游戏语音聊天软件,在台湾等市场拥有2000万以上的用户,除游戏外也提供音乐、K歌等服务。

   2014年7月16日,畅游以9100万美元收购海豚浏览器开发商百纳信息51%股权,海豚浏览器在海外拥有1亿以上的用户,对于畅游而言也可以作为海外渠道推广的一个渠道。

   2014年8月14日,整合了页游网、第七大道、17173页游平台、8641、wan900的玩游戏网页游戏平台上线。

腾讯模式下的平台战略

   按照畅游前CEO王韬的说法,平台化的策略是“游戏赚钱养平台,平台占渠道推游戏。”其实这种平台战略对标的就是现在如日中天的腾讯,腾讯不但打通了研发,发行,渠道,还拥有海量的用户资源,整个游戏体系在内部就可以运转自如,实现内循环。但畅游的平台战略过于烧钱,而盈利又遥遥无期。”在回答摩根史坦利分析师关于盈利预期的提问时,王滔仅表示“会在今年下半年尝试在平台业务上推出增值服务,进行这种商业化探索”,“(海外业务)我们暂时还没有太多的计划”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平台化不但没有成为的新的资本故事,反而成为畅游在财务数据上的拖累。

此条目发表在乐鱼游戏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